一盒鱼子酱多少钱一斤,鱼子酱的由来居然是这样的

今天和大家唠唠号称西方三大美食之一的鱼子酱。基本上关于鱼子酱,你想知道和不想知道的,都在这篇文章里了,也许刘德华那一句“这点够谁吃?再来一罐,一人一罐!”的知名台词,正在悄悄成为现实。

曾经1000元一口的鱼子酱,几年前被中国的养殖商干到了1000元一斤
就这么点够谁吃啊?

鱼子酱的值钱可以说是自古以来,它可能在古希腊时代便已流传,但人们还是愿意相信发明者来自如今俄罗斯西南边的顿河流域。大约在2100多年前,那里的渔民不经意间发现,用盐腌渍鲟鱼鱼籽后会获得“咸咸的小爆珠”,并且味道相当可口。这种小爆珠在此后的1000多年里,成为了欧亚沿海(尤其是黑海和里海)地区老少咸宜的美食。

曾经1000元一口的鱼子酱,几年前被中国的养殖商干到了1000元一斤

鱼子酱的高昂身价倒并非由于其本身的鲜美口感,而是因为鲟鱼本身过于珍贵——作为大型底栖鱼类,它在捕捞技术不发达的年代,产量低到令人发指。在当时的雅典,一块鲟鱼肉能换一头公牛或100只羊。
而到了罗马帝国时期,鲟鱼更是成为了国宴御用终极菜品,只有在极为特殊意义的日子里才会被端上宴席。在罗马击败百年世仇迦太基帝国后的凯旋典礼上,压轴主菜就是一大盘鲟鱼肉片。当时的罗马皇帝塞维鲁要求在鲟鱼上菜之前,必须用最庄严和悦耳的鼓乐演奏,并且在盘子上使用象征着皇室尊贵的玫瑰花环进行装饰。
比对今时今日,不知何种食材才能享受此等待遇。既然鲟鱼如此尊贵,身为衍生品的鱼子酱自然也成了炙手可热的“网红零食”,常年风靡在王公贵族之间。

曾经1000元一口的鱼子酱,几年前被中国的养殖商干到了1000元一斤

但这种风靡的局限性极大,一旦季节不对、存贮环境不好或是鱼卵品质低劣,鱼子酱就会变得难以入口,所以在保鲜和运输技术极度落后的古代,绝大多数的鱼子酱不过是一种齁咸恶心的怪味黑粒罢了。

1236年,成吉思汗的孙子拔都远征欧洲, 在蒙古铁骑的弓箭和弯刀下,基辅罗斯全境陷落。之后的一天,拔都可汗带着家眷和卫队巡视自己的汗国领土,当地的斯拉夫人不无谄媚地献上一桌丰盛的宴席以讨得可汗的欢心。

曾经1000元一口的鱼子酱,几年前被中国的养殖商干到了1000元一斤

当一道鱼子酱配热苹果的菜肴出现在拔都可汗面前时,习惯了简陋餐食的蒙古汉子被恶心到了,这种腥咸的黑色圆粒散发着令人不太愉悦的气味,入口爆浆之后的黏稠口感更是蒙古人从未有过的震撼体验——总之,可汗觉得这种所谓的“贵族美食”绝对不是正常人类应该吃的东西。
但倔强的斯拉夫人一厢情愿地认为鱼子酱会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喜爱,他们一面孜孜不倦地将鱼子酱带往欧洲,一面不无自豪地对好奇的欧洲人宣称,这是豪华而尊贵的帝王级美食。可惜长途的运输和落后的保存手段让鱼子酱被端上餐桌上时,已经变得难以入口。法国国王路易十五第一次吃俄国使臣敬呈的黑色鱼子酱,当场将其吐在凡尔赛宫名贵的刺绣地毯上。千里迢迢来到意大利,沿着威尼斯河兜售鱼子酱的俄国商贩们也遇到了极大的阻力,岸上的居民认为这种食物根本就是“吃盐、大粪和苍蝇的混合物”。
这似乎是一个无解的难题,新鲜的鱼子酱在产地明明是无上的珍馐,却因无法长久保持美味而遭到其他地区人们的羞辱,于是在相当长一段历史时期里,鱼子酱如同它们那被视为“欧洲三大蛮族之一”的斯拉夫主人一样,被贴上了“蛮夷口粮”的标签。
这种尴尬的局面,被一位希腊人在300年前改变了。

瓦尔瓦基斯出生在东爱琴海地区,本是一名普通的海运商人,在第五次俄土战争中,他并没有帮助名义上的统治者奥斯曼土耳其,反而义无反顾地站在了俄军一边。
战后,奥斯曼帝国对境内的这些“叛国通敌分子”进行了搜捕和清算,瓦尔瓦基斯不得不千里逃亡,前往俄国的彼得堡。在那里,他见到了俄国历史上鼎鼎大名的叶卡捷琳娜大帝,这位英明的沙皇授予了瓦尔瓦基斯一项堪比金山的特权——可以里海海域无限制捕捞,并且免除一切赋税。

曾经1000元一口的鱼子酱,几年前被中国的养殖商干到了1000元一斤
叶卡捷琳娜大帝,俄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沙皇之一

瓦尔瓦基斯的船队在里海上纵情驰骋,收上的渔网中有着数不清的鲟鱼、鲑鱼和狗鱼,他的政治站队最终为他带来了亿万的财富。
在一次极其偶然的机遇下,瓦尔瓦基斯品尝到了新鲜可口的鱼子酱,商人的敏感让他立即着手探索改善鱼子酱的运输方法,在长达数年的试验后,他成功了——方法倒也并不复杂,只是将原先盛放鱼子酱的橡木桶换成了椴木桶而已。

曾经1000元一口的鱼子酱,几年前被中国的养殖商干到了1000元一斤

这一突破性的改良将他所生产的鱼子酱的保质期提高到了5个月以上!鱼子酱,终于能够进行长距离的运输和保存了!优雅的法国人,严酷的普鲁士人,忙碌的荷兰人和彪悍的丹麦人立刻折服于鱼子酱的美味和芬芳,一时间瓦尔瓦基斯供不应求,鱼子酱身价飙升,很快脱离了平民消费,成为了欧洲各国上流社会的标配。

曾经1000元一口的鱼子酱,几年前被中国的养殖商干到了1000元一斤
电影《上帝深爱鱼子酱》中的瓦尔瓦基斯

消息在几年后姗姗来迟,当远在伏尔加河流域的俄国渔民们得知自己这边盛产的小爆珠,居然是欧洲王公贵族们用以标榜身价的昂贵食材时,立刻将主营业务变更为鱼子酱生产——这种感觉就像是拼多多上9.9一件的T恤衫,在大洋彼岸的漂亮国能卖到999美元!一个意思。
供需关系永远是自由市场经济里的神,在大量鱼子酱涌入欧洲之后,它的价格随之跌落神坛成为了平民消费,而人类捕捞技术进一步提升,鲟鱼也不再是难以获得的鱼类,鱼子酱的存量变得越发庞大,直至上世纪初,它甚至已经沦为了美国酒馆中免费供应的小吃。

曾经1000元一口的鱼子酱,几年前被中国的养殖商干到了1000元一斤

只是当时人们没有意识到这盛况背后的物种之殇,对鱼子酱毫无顾忌地开发和消费让鲟鱼的数量几何级地减少,不论是密西西比河畔的美国工人还是巴黎街头的时装裁缝,谁都料想不到,短短几十年后,鱼子酱将恢复300年前的荣光,二度成为这颗星球上最顶尖的奢侈食材之一。

随着鱼子酱文化在欧洲乃至全球流行,里海鲟鱼所产的“黑鱼子酱”被认为是众多鱼子酱中最棒的,既然大家都只认这地方的鱼子酱,那苏联政府必须加快从鲟鱼身上榨出财富的速度。1920年苏维埃联邦政府成立之初,他们便在伏尔加河流入里海的三角洲地带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座现代化规模量产鱼子酱的工厂,在这之前,全球的黑鱼子酱主要由当地渔民手工作业完成。
在苏联工人的加班加点下,数以吨计的黑鱼子酱源源不断流向西方世界,那时的鱼子酱就仿佛国际贸易的硬通货,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苏联人极不稳定的农业——在某个特殊的历史时期,苏联不得不从美国进口海量的小麦和冻鸡腿以缓解国内的粮食供应问题,这是一笔天价的费用,钱从哪来?出口黑鱼子酱。

曾经1000元一口的鱼子酱,几年前被中国的养殖商干到了1000元一斤

大量的捕捞对于里海鲟鱼来说,不过是灾厄的前兆,真正的审判日则是前所未有的工业污染。苏联时期,整整600万人在伏尔加河流域定居,他们沿着这条母亲河建立起了3000多座工厂,每年通过伏尔加河往里海排放超过150万吨工业废水。鲟鱼本身就是对环境极度敏感的物种,逃过捕捞渔网的幸存者也不得不挣扎在日益加重的水体污染中。根据鱼子酱出口量推算,1968年,里海中的鲟鱼数量比1920时减少了80%,这才过了短短48年啊!
鲟鱼是洄游鱼种,每年会从里海逆流而上,回到伏尔加河的淡水中产卵,但苏联在斯大林格勒修建起了著名的伏尔加大坝,彻底断了鲟鱼在此产卵的念想。鱼子酱价格的“封神之路”自此开始,价格一路狂飙,苏联科学家终于意识到再这么折腾下去,鲟鱼难逃灭绝的厄运,于是他们开始了人工孵化鲟鱼的研究项目,并严格限制每年的鲟鱼捕捞数量。

曾经1000元一口的鱼子酱,几年前被中国的养殖商干到了1000元一斤

可惜的是,苏联解体后,那些前加盟共和国的经济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失业者遍地都是,这些绝望而饥饿的人在黑夜中划着小船进入黑海和里海,它们不但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而且有专人通过无线电定位对海事组织进行反侦察,即便不小心被发现或逮捕,也不用太过慌张,只需要用偷猎鲟鱼制成的鱼子酱的高额回报贿赂它们,便可相安无事,毕竟无论违法者还是执法者,在当时都是一样开不出工资的可怜人而已。
当然,偶尔也会遇到“冥顽不灵”的正义分子,那就下黑手。上世纪九十年代,就曾发生过一名伊朗高级海事警官组织盗猎者进入捕捞区,结果上岸后却被高加索黑帮杀害的新闻,骇人听闻的“鱼子酱黑帮”浮出水面——其实并不难理解,鱼子酱堪比黄金的价格实在太过诱人,贪婪和贫穷总是能战胜克制与秩序,不是吗?

据统计,1985年里海各类鲟鱼产量为26000吨,而到了2004年仅能产出760吨,那一时期,天价鱼子酱的新闻频频映入人们的眼帘,一口野生黑鱼子酱的价格甚至到了一克好大几百人民币的程度,浅浅抿一小口就是1000块钱一点都不夸张。

曾经1000元一口的鱼子酱,几年前被中国的养殖商干到了1000元一斤

就在此时,号称发达国家粉碎机的中国人民出手了,2013年前后,中国一个不太起眼的科研单位,中国水科院,在经过了长达三十年的研究试验后,终于宣布突破了鲟鱼全人工繁育技术,使我国一跃成为世界最大的鲟鱼养殖国家。
2014年,我国鱼子酱产量占世界10%;
2015年,占世界21.4%;
2016年,占世界34.3%;
2017年,占世界41.9%
而到了2019年,世界上70%的鱼子酱来自中国千岛湖。如此操作之下,国际市场黑鱼子酱价格从117万美元/吨直接腰斩再腰斩,降到了34万美元/吨,折合人民币才1020元一斤,从1000一口,到1000一斤,如此夸张的降幅让那些老牌的鱼子酱出口国瞬间失去了优势,比如原先最大的鱼子酱出口国俄罗斯,现今大部分的鱼子酱都来自中国进口。

曾经1000元一口的鱼子酱,几年前被中国的养殖商干到了1000元一斤
中国鱼子酱生产车间

法国巴黎26家米其林三星餐厅中的21家,使用的是中国鱼子酱;
德国汉莎航空公司,就是以头等舱无限量供应黑鱼子酱为营销噱头的世界顶级航空公司,如今使用的也是中国鱼子酱;
当然,我们的优势并不仅仅在于供应量,高端线也有涉猎,目前全球最顶峰的鱼子酱依然是中国一家千岛湖企业生产的大白鲟鱼子酱,在美国的售价为2100美元一盒,相当于一颗鱼卵4元人民币!被美国人惊呼为全世界最贵的鱼子酱。

上一篇 2022年4月16日 上午10:44
下一篇 2022年4月16日 上午11:57

相关推荐